张扣扣案二审宣判维持死刑,张扣扣案最新情况,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上游新闻 显示图片

 

4月11日,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二审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原判”。新京报-沸腾微信公号曾评论,选择除夕连杀三人,这并不是张扣扣口中所谓的“孝子为母报仇”,而是一种同态复仇,以牙还牙、以命偿命。选择在大年三十动手,想看除夕烟花所以逃亡两天后才自首,杀人后却一点都不害怕被抓捕......这样的一个张扣扣,让人不得不想,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亲人邻里对他又作如何评价?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犯罪嫌疑人张扣扣。

2018年2月15日12时许,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发生一起杀人案,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

3名死者之一的王正军,曾在1996年一次冲突中致张扣扣母亲汪秀萍死亡。后王正军因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附带民事赔偿9639.3元。

2018年2月17日7时45分,犯罪嫌疑人张扣扣投案自首。

二审中,张扣扣在自我辩护时强调,“我是为我妈报仇。我不是因为没有钱才投案自首的,我认为我没有给社会造成恐慌。”

事实是否真像他说的那样,从他接受记者采访以及庭审现场实录中,可以一探究竟。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1 为什么逃亡了两天才自首?

张扣扣:是想看除夕烟花

张扣扣曾在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提问时回答了为什么逃亡2天后才自首。他说:刚开始想直接自首的,但当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就想看看烟花,走小路绕了一圈,走到河滩上,把刀扔在镇上河水坑里,在新集镇河边草丛中睡了一晚上。这一晚我心里很平静,但没睡着。大年初一天刚亮,我走田间小道到大河坎江边上,一直走到下午1点,走了很远,腿都走痛了。中间我想回家看我爸一眼,走到邻居家隔墙听有人说话,感觉有很多人过来,我就翻墙跑了。后来我走坟地、河沟,又回到新集镇河滩上。初一晚上天太冷,我又到镇上邮储银行的自动取款机旁待着,这个地方离新集镇派出所很近。初二7点45分,我就去派出所自首了。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张扣扣的家(刘向南 摄)

2 杀人后悔吗?

张扣扣:母亲死后从未放弃报仇,不后悔作案

2019年1月8日上午,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

根据汉中中院官方微博庭审直播显示,庭审中,张扣扣称1996年其母被故意伤害致死案及其2018年涉嫌杀人有因果联系,并称“我不是无事生非,案发前我的确心里很压抑,我经常浮现我妈当时的情况,精神压力大,看到老三王正军的时候我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庭审中,张扣扣称大年三十是很特殊的日子,认为是个“千载难逢的时候”。他称,王正军是打死其母亲的人,他的母亲死后,他觉得“一直都很坎坷”,从未放弃过报仇的想法。当日看到老三王正军路过,一下就想到母亲死亡的情景,“我脑子一下就空白了,不受控制”。

张扣扣还称,作案时没有后悔,“现在这么久了,我觉得我当时有一点点冲动”,希望法律能给他一次机会。

3 为何选大年三十动手?

张扣扣:只有这天4人才会凑齐

2019年4月11日,张扣扣故意杀人案,在汉中中院第二次开庭审理。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二审庭审现场。

检察员讯问时问到,决定杀害王家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张扣扣回答,是看到王家老三回来的时候。当时决定杀几个?张扣扣表示,“四个,包括王某富。”张扣扣同时表示,在一审庭前会议上见到了王某富,王某富当时对他的律师进行辱骂,张扣扣当时对王某富说,“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

检察员提问为什么选择大年三十祭祖回来的路上动手时,张扣扣表示:“我认为只有这一天他们四个人才能凑齐,我一次杀完。”

4 害怕被抓住吗?

张扣扣:根本不害怕 与警察对视假装村民上厕所

4月11日在汉中中院第二次开庭审理中,检察员讯问张扣扣作案后是否返家,张扣扣详细回答了返家后逃避追捕的全过程。

张扣扣说:我根本不害怕被抓住,我跑回家,发现我家周围有办案人员,我采取了战术动作,慢慢接近。头上顶草,慢慢到我家,他们巡逻有间隙,我在间隙时接近我家,发现我家门开的方式和之前不一样,我怀疑家里有人埋伏,我在围墙后听家里有无声音,“局长、领导等”,我就知道是警察,后来我发现他们到围墙附近,我们互相看见,我没跑,我一跑肯定被抓,我就按照正常步伐走路,让他们以为我是隔壁上厕所的。我当时手受伤了,但还能用在部队上的动作爬上围墙,刚爬上去,手电照过,我刚好跳墙出去,他们开始追我。

就这样的一个杀了三个人还自称并没有后悔的“杀人犯”,在家人和邻里眼中,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张扣扣家人:从未想到他会杀人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张扣扣当的是炮兵,而非谣传的特种兵。

张扣扣只读过初中,之后到新疆当了几年兵,回乡后四处打工,他也短暂地帮人卖过面皮,后又出了国去阿根廷。

张父称,2017年8月,儿子从阿根廷回国。儿子回国后一直在家里待着,基本不出门,每天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个沙发坐坐,那个沙发坐坐。”

张父表示,父子俩在家交流很少,大约腊月二十左右,他说自己催儿子找个媳妇,儿子却表示,以后不要再提这事了,并拿出了4万块钱,说以后都不要和自己说话了。

2018年大年三十这天,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与兄弟3人约好去给长辈上坟。9时许他从家中出发时,看见儿子正在洗棉袄,父子俩没有对话。

张扣扣的父亲表示,当年13岁的儿子目睹母亲冲突中死亡,但22年来“从未听他谈起此事,也从未想过他会杀人。”

“初一晚上,我看到山下有很多警车,像是出了什么事。”张福如下山回到村中,后至村委会询问,才得知自己儿子张扣扣杀人潜逃一事。

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也说,事发前,并未发现弟弟有任何异常。此前她一直在石家庄做小生意,因照顾女儿等原因多年未回来过年,这是7年来第一次回家过春节。

在张丽波印象中,自1996年母亲去世后,弟弟就变得内向起来,很少与家人交流感情,“我们不太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直至腊月二十七,她带女儿回婆家,也从未听弟弟谈起当年母亲死亡一事。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张扣扣家门前拉起了警戒线。图据法制日报

邻里张小万:他曾说当兵是为了给母亲报仇

在村里的同龄人中,张扣扣与张小万(化名)的关系最好。张小万生于1981年,比张扣扣大一岁。他们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又是同校。

从杀人到二审宣判维持死刑 为你揭秘真实的张扣扣

王自新的家(刘向南 摄)

张小万说,张扣扣平时不怎么内向,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张扣扣读书的时候,成绩也不怎么好。读完初中,大概是在2001年,张扣扣就去新疆当兵了,是炮兵,不是网上说的特种兵。大概2003年,张扣扣从部队回来,然后四处打工。在浙江进过几年苏泊尔厂,当过保安,在济南帮别人卖过凉皮,还被人骗去搞过传销。

每年过春节回到村里,张小万都会与张扣扣见面聊聊天。2018年回到村里,张小万还曾与张扣扣有过两次长谈。在村里,他几乎是张扣扣能够敞开心扉聊聊心事的唯一之人。

有一次,张扣扣给张小万说,在当兵的时候,部队上的领导问他们为什么来当兵,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比如报效祖国之类的,他说他是为了给他母亲报仇才当兵,说当兵可以锻炼身体,为了以后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