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网 >新闻中心 >国内频道 >社会新闻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豫章书院非法拘禁体罚恐吓威胁学生是真的吗
澎湃新闻
2019-11-14 16:04

沉寂一年多的江西“豫章书院”案,因多名举报者称遭受报复恐吓,再度引发关注。

被舆论称为“豫章书院”的学校,全名为“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曾以“戒网瘾”出名,2017年被曝出非法拘禁、体罚学生后,学校停办。一些学生在志愿者帮助下向警方报案。

近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参与举报“豫章书院”的志愿者陆颖刚、温柔(笔名)等人,均称遭到恐吓威胁。

“豫章书院”负责人吴军豹10月29日首次对媒体发声,向澎湃新闻否认进行过报复。他承认办学失败,心中愧疚,“从此隐姓埋名,修心下半生”。

事实上,司法机关对此案的查办仍未结束。涉事学校的两名教官涉嫌非法拘禁,南昌警方将此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吴军豹称,拘禁学生是实施教育矫治的“森田疗法”,而受访专家对此提出质疑。

10月29日,南昌市检察院政治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介绍,青山湖区检察院已将此案退回警方补充侦查,目前南昌市检察院正对案件进行核查,核查结果将向社会公布。

11月12日,南昌市公安局宣传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案件的侦办还没有“最新的消息”。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怎么回事?豫章书院教官涉案真相是什么?

位于南昌市东郊的原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

案件退补侦查

时隔近两年,10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和罗伟来到南昌市东郊的儒溪村,位于路边的原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以下简称“豫章书院专修学校”)校区,如今已租给一所美术学校。

进门左侧的几间曾给许多学生留下阴影的“小黑屋”,如今已改造成了卫生间。罗伟用手指了其中一间——那是当年关他的屋子,门锁着打不开。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怎么回事?豫章书院教官涉案真相是什么?

罗伟到现场指认“小黑屋”,他曾被关在里面7天。

今年26岁的罗伟是南昌市西湖区人,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文白净,说话时常摊着双手表达情绪。他说,自己应该是“豫章书院”案第一个报案人。

2017年10月,知乎网站作者“温柔”发表文章,直指豫章书院专修学校存在非法拘禁、体罚学生的现象。此后,央视、澎湃新闻等媒体介入报道,“豫章书院”和“山长”吴军豹成为舆论热点。

一个月后,豫章书院专修学校停办,司法机关展开调查。

网名为“wee43”的志愿者陆颖刚,曾多次从浙江来南昌了解情况。据他和另一名志愿者“温柔”介绍,一些从豫章书院专修学校出来的学生,反映遭遇过殴打甚至性侵,但取证方面存在难度。

第一次报案被父母带回后,罗伟又到青山湖公安分局罗家派出所报案。2017年12月7日,青山湖公安分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显示,警方对罗伟反映被非法拘禁一案立案侦查。

罗伟告诉澎湃新闻,报案后,他还向办案刑警提供了曾拘禁他的嫌疑人名单,但一年多来案件没有实质进展。不过令他稍感欣慰的是,另有4名受害学生的报案取得进展。

据罗伟和志愿者陆颖刚介绍,2017年11月媒体曝光“豫章书院”事件后,先后有7名学生向警方报案。其中受害人朱某等4人举报教官张顺、屈文宽一案,警方经过侦查后,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张、屈二人。

前教官田丰透露,张顺曾是该校的总教官,屈文宽是普通教官。

罗伟今年先后从办案民警和检察官处了解到,张顺、屈文宽涉嫌非法拘禁一案,青山湖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未批准逮捕,退回警方补充侦查。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怎么回事?豫章书院教官涉案真相是什么?

“豫章书院”相关案件已被南昌市青山湖区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

这一信息得到检方证实。10月29日,澎湃新闻从南昌市检察院获悉,青山湖区检察院已将此案退回青山湖公安分局补充侦查。

南昌市检察院政治部一位姓洪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南昌市检察院正对此案进行核查,“核查结果出来后,我们会向社会公布”。

11月12日,澎湃新闻致电南昌市公安局了解情况。访局一名宣传人员表示,已向办案部门咨询,“现在没有最新的消息。”

小黑屋“后遗症”

再返“豫章书院”,罗伟用手推了推“小黑屋”紧闭的铁门,叹了口气说,在这间屋子被关押的7天,是他生命中最难熬的黑暗时光。

南昌豫章书院是江西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创建于南宋时期,清朝末期停办。2011年,吴军豹在青山湖区儒溪村创办豫章书院德育文化专修学校,对外宣称豫章书院“复学”。

2013年5月,吴军豹在此前办学基础上成立豫章书院专修学校,宣称能通过国学教育改变有网瘾的叛逆孩子。三个月后,作为父亲眼里“刺头”的罗伟,被带到了这所学校。

当年,罗伟高考成绩不理想,围绕复读还是上专科学校的事,他与父亲发生激烈争吵。“他总觉得我不听话,想让豫章书院的人把我教乖。”罗伟记得,2013年9月3日,正在家里的罗伟被几名穿着疑似警服的男子带走,理由是“配合调查”。戴着手铐、“全身只穿一条内裤”的罗伟被关进豫章书院专修学校的“小黑屋”。

曾在该校担任教官的周文亮和田丰都证实,“抓人”时教官一般会带着手铐去,“让孩子以为我们是警察”。

“几乎所有学生进来,都要先关7天。”田丰说,对一些听话的学生可能“只关几天”,在这过程中,教官都按学校领导的意图来执行。

(责任编辑:黄小群)

为您推荐

频道推荐

246只土鸡被吓死事件始末 土鸡遭烟花惊吓死亡 246只土鸡被吓死怎么回事 事件详细经过原因揭 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是真的吗 事件始末详情

24小时新闻排行

重庆被砸女孩火化现场曝光 重庆被砸女孩父母 武汉Zara全部关闭怎么回事?武汉Zara全部关闭 2020年元旦跨年祝福语朋友圈说说 2020年元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