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风华第1~62集全集分集剧情 大明风华第9~10集最新剧情

万家便民 显示图片

 

大明风华第9~10集最新剧情

大明风华第9集 预告

太子妃告诉胡尚仪,他们家来了一位女客,让她帮自己一个忙,去见见那个女客的长相和礼仪风度,胡尚仪听命来到孙若微房门外偷偷观察着,见孙若微言行举止十分粗鲁,说话也十分粗俗,胡尚仪便离开了,孙若微追到门口,和在门口的胡善祥打了个照面,姐妹两人分开十年,今天终于相见,孙若微却已经认不出自己的妹妹。

大明风华第10集 预告

朱瞻基告诉孙若微,朱棣知道了他把孙若微带回来的事情,便要见孙若微,孙若微吓了一跳。徐滨知道孙若微要见朱棣后,便让她把这场戏给唱下来。朱瞻基正在打扮着要去见朱棣的孙若微,孙若微告诉他自己平时都用铁簪子,关键时刻可以杀敌,也可以自尽。

 

大明风华第1~62集全集分集剧情

第1集:朱棣登基大肆屠杀 孙愚组织刺杀失败

公元一四三五年,宣德十年,宣德皇后孙若微端坐在宫殿中,让画师为自己画像,画像完成后,孙若微淡淡地看了一眼,便离开了。孙若微走出宫殿,天上正飘着满天白雪,孙若微问起皇上的吉地透水的事情,一旁的宫女向她汇报情况,孙若微有些不快,叮嘱宫女不要让皇帝看到工部催促的折子。孙若微来探望宣德帝朱瞻基,朱瞻基正在宫殿中唱着曲子。

画面一转,建文四年六月十三,南京城被攻陷,城内一片火海,孙若微的父亲景清是建文一朝的御史大夫,孙若微还有一个妹妹,叫做蔓茵,在那一天,景清一家九族被诛,孙若微的父母都惨死在她面前。南京城被攻陷时,建文帝朱允炆正披头散发地在大殿内得知城门被破,心急如焚地来找太祖朱元璋留给自己的救命宝物,朱允炆打开盒子一看,里面只有一件袈裟和一把剃刀,朱允炆听着宫外传来燕王朱棣进宫的呼声,绝望地剃光了自己的头发。朱棣进宫时,朱允炆已经逃之夭夭。这一年,朱棣登基,改元永乐。

朱棣进宫后,要求方孝孺写一篇登基的诏文,但方孝孺却大骂朱棣,不肯动笔。景清找到孙愚孙将军,孙将军本想带着景清走,但景清却不肯走,只是把孙若微和蔓茵托付给了孙将军。而自己却惨死在朱棣军队的刀下,朱棣将年幼的朱瞻基拉到桌前,逼迫他看着眼前屠杀的场景,朱瞻基看到了蔓茵,想要去救她,朱高炽赶紧帮朱瞻基把蔓茵拉到自己的身后,安抚着受到惊吓的朱瞻基。

朱瞻基将蔓茵送到宫正司女官胡尚仪那里,让胡尚仪抚养蔓茵,胡尚仪看着怯生生的蔓茵,不愿意收养,本想让下人把蔓茵送到浣衣局做奴才,但还是留下了她,胡尚仪告诉蔓茵,要留下来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晚上,害怕的蔓茵偷偷爬到了胡尚仪的床上,胡尚仪吓了一跳,但见蔓茵可怜的样子,便没有赶走她,还给她改了名字,叫做胡善祥,并叮嘱她以后在人前叫自己官职,进了门可以叫自己姑姑。

此时孙若微不死心地回家找人,但家里已经没有幸存的人了,孙若微捡起地上的一颗珠子,就被孙愚带走了。十年后,胡善祥和孙若微都长大了,孙若微和孙愚聂兴一行人回到京城,准备刺杀朱棣。胡善祥则在宫里跟着胡尚仪做事。朱棣御驾亲征阿鲁台凯旋回京,几名官差敲开了孙若微所在的店铺,要在她的店铺上张贴皇榜,手捧香炉,跪地接驾。店铺里,一行人正做着行刺的准备,孙愚将毒药分给众人,叮嘱几人如果遭遇不测,一定要自行了断。

朱棣的辇车进了城,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策马在辇车之前,没走多久,孙愚的刺杀行动开始了,街上的百姓纷纷落荒而逃,朱棣的护卫们也开始护驾,聂兴几人一番厮杀,这才发现辇车里空无一人,孙愚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赶紧拉走了孙若微。朱棣回到宫里,传召了太子朱高炽和朱高煦,以及五城兵马司。朱高炽对朱高煦的做法十分不满,但朱棣却夸赞朱高煦提前侦知了到了反贼的动向,朱高煦想要军权搜捕城内刺客,朱高炽面对朱棣的质问,结结巴巴地答不上来话,一旁的朱瞻基上前为自己的父亲解围,朱棣见朱高煦坚持清查官员和城内搜捕,便答应了他。两人走后,朱棣提点了朱瞻基几句,并让朱瞻基等朱高煦调查完后,再去锦衣卫里调查清楚刺客的来龙去脉,还把金令牌给了朱瞻基,给了他先斩后奏之权。

孙若微和孙愚回到店里,孙愚本想让孙若微去查查被抓的人有没有自尽,这时候,朱瞻基带着几个锦衣卫来搜查,孙若微赶紧平复了一下情绪,让他们进门。几人搜查时,孙若微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只箭,她连忙用脚踩住,转移了朱瞻基的注意力,朱瞻基见搜查无果,便要带着人离开,离开时,还约了孙若微明天去听雨轩喝茶,孙若微本想拒绝,但朱瞻基却靠近她,不仅识破了她女扮男装的身份,还告诉她自己看见了那支箭。

胡尚仪正在宫里训诫着宫女们,胡善祥才从南三所回来,胡尚仪告诉她,那些人都是太祖时候的宫女,再过二十年,也许自己也会去南三所和她们作伴。朱瞻基回家后,朱高煦和朱高炽正在争吵,朱瞻基在外听着自己的父亲落了下风,赶紧进屋为父亲解围,朱瞻基提出想见见朱高煦的密探,问问清楚刺杀的情报来源,朱高煦却不同意。

 

第2集:朱高炽请辞太子之位 朱瞻基带孙若微进诏狱

朱高炽父子正和朱高煦争吵时,宫里的公公来传朱棣的口谕,让朱高炽把监国时期的奏折都交上了,他要重新审阅,还让朱高炽在自己审批完以前,不准出太子府半步。朱高炽有些惊慌失措,等朱高煦走后,朱高炽才在众人的搀扶下起身,他知道朱棣还是不信任自己,他内心有些凄凉,抽噎着说要把太子之位给朱高煦,朱瞻基见自己的父亲如此,深深地叹了口气。朱瞻基来找姚广孝,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受到朱棣猜疑的事情,他向姚广孝请教自己该怎么做,姚广孝让朱瞻基转告给他父亲八个字:问心无愧,稍安勿躁。姚广孝问起朱瞻基查案查得如何,朱瞻基分析刺客在应天府里一定有靠山,否则那么多的兵器和人马根本不可能进城。

孙愚带着孙若微来到一处密室,密室内空间广阔,还有一众人正在锻造兵器,孙愚报上名号,求见皇爷,皇爷十分神秘,孙若微一直低着头,没能见到这位皇爷的脸,皇爷问了些话,赏了孙若微一把钥匙。孙若微想不通皇爷为什么要让他们去白白送死,孙愚止住了她的胡思乱想,并让她去见朱瞻基,告诉她皇爷吩咐,让她杀了朱瞻基。孙若微心神不宁的样子被孙愚瞧见,孙愚告诉她,那支箭是锦衣卫的,并不是自己的,他想替孙若微去见朱瞻基。孙若微觉得自己早就被盯上了,是跑不掉的,还是打算自己去见朱瞻基。

孙若微来到听雨轩和朱瞻基见面,孙愚早已将安排人将第二壶的酒壶换成了转心壶,也在一楼安排了自己的人,让孙若微用毒酒刺杀朱瞻基。朱瞻基正在三楼审问孙若微时,锦衣卫也到了一楼,和孙愚的人拔刀相向。楼下的气氛一时剑拔弩张起来,此时两人一壶酒已经喝完了,小二将转心壶拿了上来,朱瞻基正要喝下酒时,孙若微突然止住了他,说要与他打赌,赌他不敢从楼下直接跳到船上,若是朱瞻基赢了,就要答应她一个条件。朱瞻基其实已经识破了转心壶,倒了一杯毒酒让孙若微喝下,孙若微正要喝下时,朱瞻基抬手打掉了酒杯,拉着孙若微跳到了船面上,锦衣卫和刺客也各自散去。孙若微以打赌赢了为由,让朱瞻基带自己去个地方,朱瞻基答应了。

朱高煦在太子府里遣散了各个官员,独留下解缙向他道谢,解缙见朱高煦担心朱棣有废太子的举动,便提议给朱棣献上一副画,以求朱棣回心转意。解缙给朱棣献上了自己所画的虎图,并告诉朱棣太子府里早已经没有了政务。朱棣将编撰永乐大典的重任交给了解缙,还加封他为翰林院大学士。

胡善祥被心眉带着来和太监们相亲,胡善祥看着一屋子粗俗的男人,十分嫌弃。心眉见胡善祥喜欢老成的,便带她来见金荣,金荣是靖难时候朱棣身边的护卫,因为受了伤,朱棣便不让他干活,还给了他一处院子养伤,在下人身份里地位极高。心眉走后,胡善祥在椅子上睡着了,金荣醒了过来,对胡善祥十分满意,但胡善祥见金荣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心里害怕极了,金荣见胡善祥不愿意,便赶走了她,一旁伺候金荣的小太监见胡善祥不愿意,还打了她一巴掌,胡善祥又怕又恼,屈辱地逃开了。

朱棣正在和各将军商议出兵的事宜,朱高炽到了后,朱棣说起今年军队冬装还没换的事情,护卫将军樊忠赶紧禀报,是朱高炽将军备拿去安置百姓了,朱棣对朱高炽的做法没有生气,反而还夸了他。朱棣将解缙的画送给朱高炽,还让他在画上题一首诗,朱高炽只好收下。朱棣本想解释自己查阅奏折的事情,但朱高炽却唯唯诺诺地一直说着自己有罪,还把让位太子之位的奏折交给了朱棣,朱棣知道是他自己的意思后冷笑一声,觉得有些好笑,他告诉朱高炽,他要是想让谁做太子,怎么会需要朱高炽来让位。朱高炽在朱棣的质问下冷汗直流,答不上话来,朱棣见朱高炽这幅窝囊的样子,叹了口气,让他离开了。

胡尚仪来到太子府,告诉太子妃张妍,邻邦为了庆贺朱棣凯旋归来,选送了妙龄秀女进宫,是太宗婴宁长公主。朱瞻基回到太子府,见胡善祥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便说了个笑话逗得胡善祥笑出声来,胡尚仪见了,便打了胡善祥一巴掌。朱瞻基进了屋,看见了那副猛虎图,知道朱棣让朱高炽题诗后,便把画给拿走了。

孙若微来到诏狱门前,还让朱瞻基带自己进去。朱瞻基敲开了门,要了一套衣服给孙若微换上。孙若微进了诏狱,四处寻找着,想要找到自己的同伴。就在这时,朱高煦突然来查岗,朱瞻基赶紧带着孙若微离开,情急之下孙若微拿出了皇爷给自己的钥匙,没想到真的是诏狱大门的钥匙。朱瞻基带着孙若微离开后,质问她为什么会有这把钥匙,孙若微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说是自己捡来的,朱瞻基当然不信,但见孙若微死皮赖脸地要吃饭,便把她带回了自己的租的院子里吃饭。书房里,孙若微看见那副猛虎图,看出朱瞻基的爷爷和父亲脾气不和,朱瞻基有些惊讶。

 

第3集:孙若微替朱瞻基题诗 朱棣力挺朱高炽坐稳太子之位

孙若微以帮朱瞻基在画上题诗为条件,让他不要再追问其他的事情,朱瞻基略一思索,答应了她,并让她口述,自己再写到画上。半夜,朱棣突然叫来公公小鼻涕,让他叫来太子,朱高炽赶紧穿好衣服进宫,朱高炽到了后,朱棣遣散了其他的官员,要和朱高炽单独聊天。朱棣告诉儿子,自己这几天看了朱高炽批的折子,觉得十分宽慰,他决定给朱高炽一些奖赏,朱高炽又提起要辞去太子之位,并提出让朱高煦来做太子,朱棣传来朱高煦,让他跪下,又给了朱高炽一把剑,让他一剑砍下朱高煦的脑袋,朱高炽拿着剑哆哆嗦嗦地连话都说不清楚,情急之下,朱高炽赶紧令人拿了那副猛虎图给朱棣看,朱棣看着画上所题的诗句,一时之间有些感慨,眼眶含泪,不再刁难朱高炽。

第二天一早,朱高煦来到太子府看望朱高炽,经过昨晚一事,朱高煦对朱高炽的态度客气不少,对朱高炽嘘寒问暖起来,两人竟是一副兄弟和睦的模样,两人寒暄几句,朱高煦提出两人要去找朱棣认个错,还让朱瞻基先去朱棣那做个铺垫。朱高炽找着朱瞻基,将昨晚的事告诉了儿子,并告诉他是那首诗救了自己,但朱棣一气之下跑去了鸡鸣寺找姚广孝,朱高炽让朱瞻基去鸡鸣寺看看朱棣。朱瞻基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来找朱棣。鸡鸣寺里,朱高炽和朱高煦跪在庙外等朱棣的旨意,朱棣出了寺外,当着群臣的面,斥责朱高煦,并表明了让朱高炽稳坐太子之位,朱高煦虽心有不服,但还是带头向朱高炽跪拜起来。朱高煦的心里十分不服气,还蛊惑弟弟朱高燧和自己一起造反。朱棣见朱瞻基立了功,便要给他奖赏,朱瞻基提出让自己做主婚姻大事,朱棣同意了。

古玩行里,孙愚责骂着孙若微,还说上面要让他们回去。孙若微拿出那把诏狱外门的钥匙,跟孙愚说着自己心中的怀疑。孙愚带着孙若微来到密室,已有两人打扮成孙愚父女的样子,准备接手古玩行,让他们两人离开京城,但孙若微气不过,跑进密室要去找人问个清楚,孙愚拉不住她,孙若微一路闯进去,遇上了皇甫云和,孙若微向皇甫云和请求多给自己一点时间,让她去救人,皇甫云和十分不屑,不相信她能做到。孙愚收拾好了东西要带孙若微离开,孙若微心系诏狱里的兄弟们,不肯离开,孙愚正要强行带走孙若微时,朱瞻基突然带着人马来了,还送了一根簪子给孙若微,还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孙若微不顾孙愚阻拦,跟着去了。

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来到射箭场,朱瞻基箭术高超,百发百中,还让孙若微也试一试,朱瞻基十分亲密地贴着孙若微教她射箭,还说如果她射中了靶心,就请她喝酒,结果孙若微一松手,箭射入了小厮的发髻中。射完了箭,朱瞻基带着孙若微逛着锦衣卫诏狱,还碰见了洋人戈登训练火铳队。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来到锦衣卫天牢,下到天牢,孙若微害怕极了。

 

第4集:朱瞻基答应救聂兴出狱 朱高煦朱高燧密谋逼宫

孙若微听着天牢里的哭喊声,十分不舒服,正想要离开时,朱瞻基却突然变脸,又向她质问起钥匙和刺客的事情来,朱瞻基见孙若微什么都不肯说,便把她扔在天牢里,自己离开了。天牢里,孙若微拿出当年在家里捡回的珠子,扔在地上,想着小时候和妹妹一起玩着珠子的场景。在天牢里,孙若微十分崩溃,又想起靖难之役时自己的家人们遇难的场景,天上突然下起雨来,孙若微饥渴难耐,赶紧抬头接了雨水喝。另一边,孙愚担心孙若微的安全,想要出去寻找,但却被守在外面的官兵叫了回去。

皇宫里,胡尚仪正在教着新来的朴妃学习宫廷礼仪,朴妃却对胡尚仪十分不敬,还把酒泼在胡尚仪的脸上,胡善祥扶起了胡尚仪,换自己来教,还在酒杯里偷偷吐了口水报复朴妃。胡尚仪见胡善祥在酒里动了手脚,便动手责罚起胡善祥。

晚上,朱棣在睡梦中,梦见自己追杀朱允炆到大殿时,自己的父亲朱元璋并没有死,还对自己怒目而视,自己被押在大殿上,自己的母亲被拖了出去,他也被朱元璋斩于刀下,朱棣从噩梦中醒来,发现姚广孝坐在自己身旁,还在念着经。朱棣和姚广孝说着自己的噩梦,猜测着朱允炆是否还活着,姚广孝告诉他,自己听说朱允炆在海上,朱棣想继续问下去,姚广孝却没有再回答。

朱瞻基来请朱棣回皇宫,朱棣告诉朱瞻基他梦到了自己的母亲,朱棣还不想死,他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要迁都,要修永乐大典,要击破阿鲁台部,他想要打下一个太平盛世再传位,他还命令马保修造大船出海,与南洋诸国交往,找到朱允炆,并把他请回来。朱棣吩咐朱瞻基,如果他在自己死后见到了朱允炆,一定要好好待朱允炆,替自己求个谅解。

朱瞻基来到天牢,扶起孙若微,孙若微迷迷糊糊地见到朱瞻基,有气无力地让他滚开,朱瞻基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抱出了天牢,抱回了自己的院子,给她针灸治病。朱瞻基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怀疑她了,孙若微对朱瞻基的态度冷淡,朱瞻基告诉孙若微,自己知道她想救聂兴,还答应她帮她救人。朱瞻基带孙若微来到诏狱,两名锦衣卫带上聂兴,此时的聂兴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孙若微强忍着情绪,和聂兴说了几句,朱瞻基又和聂兴单独说了几句,朱瞻基故意激怒聂兴,让聂兴说出朱允炆的下落。朱瞻基听了聂兴一番话,决定救他出去,不过朱瞻基警告聂兴,出去以后不能再和孙若微有任何瓜葛。

朱棣和朱瞻基攀谈交心,朱棣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开始害怕等自己百年以后,无颜去面对自己的父母,朱瞻基安慰了朱棣几句,朱棣便休息了,朱瞻基向朱棣保证,自己一定会把靖难遗孤控在自己手里,找到朱允炆的下落。朱高煦本应该去云南就藩,但他却装病迟迟没有动身,朱瞻基来探望朱高煦的病情,朱高燧对朱瞻基一番叮嘱,告诉他等朱高煦的病一好,就起身去云南。

朱瞻基回到太子府,告诉父亲朱高燧要去汤山带兵回来换防,还要顺便带朱高煦泡温泉,朱瞻基心里有些不安,跑去找换防的折子,杨大人却说折子都被朱棣调进了宫里,还给了他另一道折子,要他去办一件差事。城外,朱高煦和朱高燧正在谋划着把自己的士兵安插到守卫中,三更时分制造混乱,起兵拿下皇宫。此时的朱瞻基正和孙若微在秦淮河游湖,朱瞻基问起孙若微,当时在酒楼,为什么不让人杀了自己,孙若微说杀人容易,救人却很难。

 

第5集:朱高炽在父亲面前力保兄弟 孙若微成功救出聂兴等人

朱瞻基告诉孙若微,自己这些年都是在刀刃上走过来的,以后就各走各的路。朱高燧和朱高煦兵分两路,各自开始行动。朱高燧在火药库前被看守的将领阻拦,朱高燧本想硬闯,没想到将领竟然拿出了圣旨。朱高煦叫开了城门,没想到是朱瞻基走了出来,朱瞻基让朱高煦一个人跟着他回城,朱高煦拔出剑抵在朱瞻基的肩上,两人僵持不下时,朱高燧看完了圣旨,便愤然离开了。朱棣坐在城楼上等待着,朱高煦听到城楼上还有几千御林军,便叫胡田离开,自己跟着朱瞻基去见朱棣。孙若微假扮成朱瞻基的样子,假装醉酒被戈登一行人扶进诏狱,戈登打晕了诏狱的看守,孙若微拿到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门,戈登的士兵赶紧进了牢房,把衣服给聂兴一行人换上,聂兴一行人装作是戈登的手下,混出了诏狱,和孙若微回到了古玩行。

朱高煦和朱高燧被罚跪在宫外,朱高煦不愿意就藩,还觉得是有人在背后挑拨他和朱棣的父子关系。书房里,朱棣吩咐朱高炽把两人关到天牢里待几天,朱高炽想要为两人求情,朱棣却说他太傻,朱高煦和朱高燧摆明了是要造反,但朱高炽却说两人的行动并不能说明他们要造反,朱棣告诉他,做皇帝要心狠,他下不了手,自己就来帮他,朱高炽却不愿落下残害兄弟的名声,朱棣不语,突然拔出剑来走向朱高炽,朱高炽吓得哆哆嗦嗦的,朱棣一转头往殿外走去,来到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人面前,把剑鞘丢在两人面前,朱棣又走到花园里砍了一节有刺的树枝,让朱高炽捡起来,朱棣见朱高炽不拿,便要把朱高煦和朱高燧打入天牢,朱高炽捡起树枝,被刺得满手鲜血,他恳请朱棣不要将他们两人打入天牢,否则将来朱棣远征,就失去了两名大将,朱高炽不愿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国家大事。朱棣长叹一口气,吩咐下人让他们两人离开,并让人告诉他们是朱高炽舍了命换的他们平安。

朱高炽回了东宫,太子妃不理解朱高炽为什么还要维护朱高煦他们兄弟,朱高炽将自己的理由告诉了她,太子妃这才释然。朱高燧向朱高煦建议,再等待时机,等到朱棣死后再对付太子,朱高煦却觉得不能给朱瞻基成长的机会,两人都不想离开京都,朱高燧告诉朱高煦,最近朱瞻基总是和孙若微混在一起,朱高煦听了,告诉他孙若微是有来历的。

古玩行里,孙若微正和聂兴说着话,孙愚突然进来,告诉她皇爷要见她。孙若微来到密室,皇爷质问孙若微为什么不杀了朱瞻基,孙若微将诏狱的钥匙还给皇爷,告诉他杀了朱瞻基就无法救出聂兴等人。孙若微正要离开,想了想又质问皇爷为什么要让兄弟们往火坑里跳,皇爷没有回答,以为孙若微怕死了,孙若微否认了。

朱高燧找来朱瞻基质问他犯人出逃的事情,朱瞻基承认了是自己放了犯人,但却无法向朱高燧解释其中的原因,朱高燧大发雷霆之时,朱瞻基拿出了朱棣给自己的金令牌,朱高燧一看金牌,没了气焰,只好忍住怒火,不敢再责骂朱瞻基,朱高燧还提醒他要小心孙若微。

朱瞻基找来孙若微,叫她赶紧让聂兴离开,孙若微借口聂兴伤重,等他好一点再让他走。朱瞻基突然告诫孙若微要做个良民,他没有让孙若微回答,只是说连自己都做不了好人,他突然提议让孙若微一起去找姚广孝摸骨,看看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朱瞻基带着孙若微来到鸡鸣寺,向姚广孝说明来意,姚广孝一眼便看出孙若微是女扮男装,还让朱瞻基离开,单独给孙若微摸骨,摸着摸着,姚广孝的佛珠突然断了线,散落在地上。东宫里,胡尚仪见太子妃不便去问汉王妃置办酒会的事情,便让胡善祥去跑腿。

 

第6集:孙若微刺杀姚广孝未果 朱棣让儿孙发誓不残害亲人

姚广孝给孙若微摸完骨,朱瞻基走了进来,姚广孝当着朱瞻基的面,告诉两人,孙若微可以做帝王,孙若微有些被吓到了,可姚广孝却准确地说出孙若微的身世,孙若微知道姚广孝认出了自己,朱瞻基赶紧打了个圆场,便离开了。朱瞻基送孙若微回家后,提起姚广孝摸骨的结果,孙若微开玩笑如果要应这皇帝命,只有嫁到宫里去了,但她不愿意嫁到深宫。朱瞻基又回到鸡鸣寺找姚广孝,姚广孝神神秘秘地告诉朱瞻基,他和孙若微之间有因果,朱瞻基想问个仔细,但姚广孝却不再多说。

胡善祥来到汉王府找汉王妃,说明来意后,汉王妃却气愤不已地离开了,胡善祥见朱高煦来了,赶紧跪拜,朱高煦和胡善祥多聊了几句,故意告诉胡善祥皇室娶妻纳妾的要求不高,只要女子的身份清白就好,他让胡善祥可以多来王府和王妃聊聊天。

晚上,孙若微来到鸡鸣寺找姚广孝,想要替父母报仇。姚广孝早已知道孙若微回来,面对孙若微,他面色如常,丝毫没有惧怕的神色,孙若微痛斥姚广孝,如果没有姚广孝的鼓动,朱棣也不会造反,也就不会有靖难之役。孙若微正想对姚广孝下手,朱瞻基突然推门进来找姚广孝,追问孙若微的命数,见姚广孝不愿说,朱瞻基告诉他,自己确定孙若微就是靖难遗孤,但他想搞清楚孙若微到底想要做什么,他觉得自己着魔了,姚广孝说了几句,便让朱瞻基离开了,朱瞻基走后,朱棣在宫里心绪不宁,便想来鸡鸣寺找姚广孝。

姚广孝点上灯,劝说孙若微离开京城,不要白白去做一个牺牲品,还告诉她御林军已经包围了鸡鸣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孙若微只好离开。朱棣在鸡鸣寺待了一夜,和姚广孝说着自己心里的苦恼,朱棣时常被噩梦惊醒,想要寻求平静,姚广孝提议,如果朱棣真的想要平静,就应该赦免靖难中惨死的臣子,赦免靖难遗孤,并把他们的妻子从流放地接回来,朱棣却觉得这样的做法就是等于承认自己做错了,他不愿承认这个错误,姚广孝见朱棣如此,提醒他朱家的后人手上仍然会沾上亲人的血,朱棣却不相信。

听了姚广孝的一番话,朱棣在宫里大发雷霆,还叫来了朱高炽,朱高炽惧怕朱棣的怒火,硬拉着朱瞻基一起见朱棣。朱棣见两人来了,叫他们两人跪下,将姚广孝的话告诉两人,朱瞻基赶紧向朱棣保证,自己永远不会残害骨肉至亲,说话间,朱高煦和朱高燧也进来了,朱棣让他们两人也跪下,几人跪在一起,朱棣让几人发誓,以后都不准残害同胞兄弟。朱棣开始对诉说起当年的苦,他对每个儿子都了如指掌,他知道儿子们的付出,也知道儿子们的辛苦,他真情实感的一番话语,让几人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在朱棣的要求下,他们几人都发誓不伤害朱家后人。

太子妃开始着手给朱瞻基选秀女的事情,胡善祥向胡尚仪开口,说自己也想选秀女,胡尚仪告诉她,今天的秀女一个都不合格,选秀女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胡善祥想让胡尚仪帮帮自己,她不想和太监过一辈子,胡尚仪却没有答应,还把一杯茶放到胡善祥的头上,还告诉她,要是茶水洒了出来,就罚她去浣衣局洗裹脚布。第二天,胡尚仪把选出来的秀女呈给朱棣,朱棣吩咐胡尚仪让各宫推荐,还说秀女之事,自己听太子的,胡善祥有了主意。胡善祥找到朱高炽,朱高炽却误以为胡善祥要侍奉自己,婉拒了胡善祥,胡善祥赶紧说明来意,朱高炽有些尴尬,告诉她朱瞻基要自己选,而且选秀女的事情不归自己管。

孙若微从昏迷中醒来,徐滨已经赶到了京城,告诉孙若微,上面正要给孙若微私自和锦衣卫交易的事情定罪,正在商量要不要留下孙若微。皇甫云和告诉孙若微和孙愚两人朱瞻基的真实身份。皇甫云和叫来杀手,要杀了孙若微,孙愚赶紧护住女儿,孙若微知道朱瞻基的身份后,猜到了皇爷的身份,徐滨知道后,也不愿意受到皇爷的控制,并说自己有办法杀了朱瞻基,皇甫云和让杀手离开,听着徐滨的计划。

 

第7集:朱棣欲御驾亲征太子反对 孙若微刺杀失败朱瞻基被抓

徐滨让孙若微再一次接近朱瞻基,借机杀了他。胡尚仪和太子妃商量着朱瞻基的婚事时,太子妃听到下人通报后,看着胡善祥意味深长的一笑,胡尚仪知道胡善祥做的事情后,对胡善祥又打又骂,但胡善祥仍然不死心地想要做秀女,胡尚仪拖出一个箱子,箱子里是胡尚仪给胡善祥准备的嫁妆,胡尚仪虽然对胡善祥很凶,但心里还是对胡善祥十分关心,胡善祥这才知道胡尚仪对自己的良苦用心。

安贵妃亲手做了饭菜带着朴妃来讨好朱棣,御书房里,朱棣正听着几个儿子争论战事,朱高煦和朱高燧想要出兵攻打草原各部,但朱高炽却十分反对,朱棣吃着朴妃送来的饭菜,对朴妃颇有兴趣。朱棣告诉朱瞻基,自己想要再生一个皇子,而且在自己出征之前,要让朱瞻基大婚,朱瞻基却说自己不着急。胡尚仪知道朱棣要临幸朴妃后,便带她去洗漱了。

孙若微又来到射箭场,朱瞻基突然告诉孙若微,自己知道他们这些靖难遗孤刺杀皇上的事情,自己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还让孙若微说出朱允炆的下落,孙若微从朱瞻基的手中挣脱,张弓搭箭就要射杀朱瞻基,朱瞻基却说自己有遗言,问起孙若微有没有成亲,孙若微恼羞成怒,追杀起他来,朱瞻基逃了几下,便将箭头捏碎,告诉孙若微在他们两人进场之前,锦衣卫早已经把箭头给换了,根本杀不了人,朱瞻基吩咐手下将孙若微抓了起来。

朱瞻基在带孙若微回去的路上,孙若微自知自己斗不过朱瞻基,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但朱瞻基却告诉她,被他们锦衣卫抓了,生死都无法自己掌控。朱瞻基让孙若微乖乖地跟他回去,如果能解开朱棣心里的疙瘩,朱瞻基不仅不会罚她,还会重重地赏赐她。朱瞻基告诉孙若微,朱棣心里现在害怕的是等到百年以后无法面对祖宗,所以才想要找到朱允炆,和他好好地聊一聊,化解仇恨,孙若微反问,朱家的仇恨化解了,那他们这些靖难遗孤的仇恨呢,她问他们父母的仇恨又该如何化解。朱瞻基却说他们现在的做法也不是在报仇,而是在被人利用。朱瞻基为了上次孙若微题诗的事情向她道谢,并说作为感谢,这次就不把她带回诏狱,而是要带她回家。朱瞻基突然轻浮地问起孙若微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还说自己就喜欢孙若微这样的。朱瞻基听到车外的车夫让自己下车,正得意地要下车,却发现自己被徐滨等人包围了,朱瞻基只好束手就擒。

御书房里,朱棣正听着兵部大臣给自己讲述瓦剌突然出现了一名名叫马哈木的勇士,马哈木在草原上声望很高,实力也强。朱棣不顾朱高炽反对,仍然要出征。朱棣让大臣离开后,让人去找朱瞻基。此时的朱瞻基正被关了起来,孙若微来给他送饭,朱瞻基突然问起那个皇爷什么时候来见他,孙若微有些惊讶,不知道朱瞻基是怎么知道的,孙若微见朱瞻基的反应,这才知道朱瞻基是故意被自己抓到的,孙若微出门一看,四周已经被锦衣卫包围了。

 

第8集:朱瞻基带孙若微进宫 郑和归来带各国使节觐见

孙若微赶紧告诉孙愚,外面全是锦衣卫,孙愚早有预感他们中了朱瞻基的圈套,孙若微气得不行,孙愚让孙若微放了朱瞻基,保住自己的性命,让她不要再想着复仇的事情,她的父母死在朱家人夺权的刀下,她不能再死了,孙愚不由分说地将孙若微推进了密室。孙若微想放了朱瞻基来换大家活命,徐滨本想阻止孙若微,但在孙若微的劝说下,答应让她带着朱瞻基离开,还说皇甫云和和皇爷要来了,朱瞻基却不慌不忙地说他们两人是来不了了,今天没有他的命令,谁都出不去。皇甫云和来到密室向皇爷禀报朱瞻基还没被杀的事情,神秘的皇爷原来就是朱高煦,朱高煦暗中培养靖难遗孤,用了十年时间想利用他们闹事,朱高煦决定亲自动手,去杀了朱瞻基。

锦衣卫们潜入朱瞻基所在的院子里,并告诉朱瞻基朱高煦的动向,朱瞻基吩咐下去,让路上的锦衣卫断了朱高煦的后路,自己则在院子里等待朱高煦。朱高煦在路上猜到了朱瞻基并没有被抓,正要回去时,锦衣卫出现拦住了他们,朱高煦一行人和锦衣卫打了起来,朱高煦锦衣卫的身上发现了大内的腰牌,知道这些锦衣卫是大内侍卫。朱高炽把大内侍卫的腰牌交给朱高燧,两人知道是朱棣在打压自己后,都有些担心。朱瞻基知道朱高煦跑了以后,便把孙若微带回了家。

心眉和胡善祥来拿朴妃的衣服首饰,心眉说起朴妃要被临幸的事情,两人又遇上贵妃,胡善祥更加坚定了要选秀女的决心,心眉却对她十分不屑。此时,胡尚仪正在给朴妃整理仪容,朴妃对自己要被临幸的事情十分紧张。

朱瞻基将孙若微带回了宫,让她进宫以后少说话,别人问起来,就说是他的客人,但是朱瞻基让孙若微记住,她其实是犯人,朱瞻基让她好好待在自己身边,否则在宫外,朱高煦肯定不会放过她,孙若微看着高高的宫墙,感叹这深宫也是一座监狱。晚上,朱瞻基来和孙若微一起吃饭,并告诉她朱棣也对当年激进的手段有些后悔,他想让孙若微给自己配合自己,帮忙了了朱棣的这桩婚事。朱瞻基见孙若微不愿意配合,便吓唬孙若微如果她不配合自己,自己就要让孙若微进宫做自己的奴仆,还要把她嫁给老太监,孙若微气得把饭拍在了朱瞻基的脸上。此时,朱棣身边的太监来传朱棣的口谕,朱瞻基听完,这才想起朱棣交代自己的事情,赶紧去找朱棣,把朱棣的药给了他。朱棣突然问起朱瞻基选上了哪家的姑娘,想要见见朱瞻基中意的人,朱瞻基却说不急。

郑和从南洋归来,入朝觐见朱棣,朱棣对郑和十分满意,对他一番夸赞,朱高燧和朱高煦也对郑和十分亲切,郑和却先去问候了朱高炽,对朱高炽十分恭敬。郑和将自己出行所去的国家一一报上,并说这些国家都派了使者来觐见,朱棣听到满剌加国,有些疑惑,郑和回答道,满剌加国是第一次立国,国王带着王子公主亲自来觐见朱棣,并请求敕封。郑和汇报完毕,诸国使节便开始依次参拜朱棣。安贵妃来找朴妃,朴妃搬进了新院子,却十分不习惯,安贵妃告诉她,如果朴妃真的能够怀孕,那以后就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